位置:首页 > 剧照

剧版《合伙人》首露真容 呈现中国式合伙人的中国梦

来源:鹤唳华亭电视剧  时间:2018-02-22 13:55
由北京星乐映画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58同城影业、北京东方大地影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国广东方网络(北京)有限公司、海宁坚果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出品。著名导演简川訸和著名演员朱亚文携手监制,青年导演林家川、马鸣导演联手打造,电影《中国合伙人》编剧周智勇亲自参与此剧编剧,我国首部聚焦当代互联网创业者奋斗经历的励志大戏《合伙人》昨日(14日)在京举办首次媒体见面会,主演朱亚文、郑元畅、李佳航、菅韧姿、韩雨芹、迟嘉、童苡萱、张雨彤、尹智玄等悉数亮相。自筹备以来就被受关注的《合伙人》此前曝光了“三人行”概念海报和“伙拼”版预告片,影版质感的拍摄和性格鲜明的三位男主角都引发粉丝强烈好奇心,此次发布会上,除了演员阵容首次揭秘,三兄弟相互扶持但相爱相杀的故事线索也逐渐浮出水面。目前,《合伙人》正在杭州热拍中,有望在2017年登陆荧屏。
 
剧版《合伙人》延续大IP热度 还原互联网元老创业史
 
作为国内备受瞩目的大IP,《合伙人》在开拍之初就受到了众多观众的关注,而十足养眼的高颜值演员阵容更是期待。早前,2013年上映的电影版《中国合伙人》票房表现不俗,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创业者的奋斗经历也感动并激励了很多后来人。时隔三年,剧版《合伙人》并没有照搬电影《中国合伙人》的故事,该剧以古冬青、霍志远与王子这三个90年代末的大学生为主人公,讲述了他们从白手起家的菜鸟新人到一步步打拼成为国内网络行业领军人物的传奇故事。相比影版,剧版的三位主角年龄层更加年轻,70后的互联网创业与当下时代的结合也更加紧密。作为两版“合伙人”故事的执笔者,编剧周智勇也透露,“由于电影篇幅有限,影片中的很多情节,如主演原生家庭中的不同境遇,校园生活的细节,还有三兄弟各自的情感生活等,都没能完全展开。不过在改编的剧版中,不仅故事线有了更多的发挥空间,也将引入更多人物,如三兄弟的家人、职场打拼中遇到了各路能人等,这将成为《合伙人》的一大亮点。”
 
90年代末的大学生创业者有很多已经成为国内互联网界的大佬,而近两年 “互联网+”也成为热门关键词,该剧制片人表示,“中国的创业者们很辛苦,也为中国经济注入了活力,但影视剧却很少将目光投向这一人群。也有很多人只看到了他们成功后的功成名就,但创业的艰辛却往往不足为外人道,这部戏就是从草创时期切入,全景展现一个中国式合伙人完成一个中国式梦想的故事。”
 
三大男主悉数颠覆“土鳖、偏执、圆润”版合伙人上线
 
剧中的男一号古冬青,家境贫寒,在家庭的压力下长大,从小便背负了整个家庭,甚至“村里大学生”这个有些沉重的期望,变成了沉浸于学习中的学霸,虽然长相清秀但却让人有些难以靠近。而首次挑战这种“孤僻学霸”的朱亚文曾在《红高粱》、《北上广不相信眼泪》中都奉献了激情四射的表演,正在热播的《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中,朱亚文的北京嘴炮老爷们角色更让他人气再度攀升。提到这个堪称颠覆的古冬青一角,朱亚文坦承这是“一次不小的挑战”,“古冬青的执拗,对成功的渴望,和百折不挠的斗志都很打动我,之前演了很多热血的角色,但我觉得古冬青创业时是个‘打了鸡血’的角色,前面很挣扎、很艰苦,但后面就很霸气,演起来很爽。”
 
素有“国民初恋”之称的郑元畅,此前在《恶作剧之吻》、《蔷薇之恋》、《云之凡》等作品中塑造的角色都是高大帅气的阳光大男孩,不过在《合伙人》中,郑元畅也第一次大尺度尝试颠覆,饰演了一个原本雄心壮志,但经过退学打击后陷入抑郁症困扰,内心纠结痛苦的大学生霍志远,郑元畅称,霍志远与他过往擅长的青春剧男主角从设定上来说各方面都截然不同。“我很想挑战一下,确实没演过这类角色。如果永远演什么霸道总裁、帅气男神就没有意思了,霍志远后面还会进入婚姻,面临一段拷问心灵的情感取舍,这都很吸引自己”。郑元畅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演绎,能够让大家感受到霍志远的内心煎熬,抑郁其实没有那么可怕,面对抑郁个人救赎,找到继续前行的动力。
 
此次,李佳航饰演的王子是调节朱亚文、郑元畅的粘合剂,性格最温和的他没有古冬青的苦大仇深和斗志,也没有霍志远的玻璃心和近乎偏执的执行力,但在三兄弟中,王子却是不可或缺的。李佳航表示:“一个团队如果想往前走,不能永远硬碰硬,肯定需要一个人来打通种种阻滞,联合所以力量,力往一处使,所以王子的情商在三兄弟中可能是最高的。”
 
曾执导《王大花的革命生涯》、《钢铁年代》、《欢乐颂》等多部影视剧的简川訸此次为《合伙人》监制,首次尝试创业题材商战剧,并且还有大获成功的电影版珠玉在前,这对于简川訸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而在发布会现场,简导的态度十分诚恳:“电视剧和电影的故事、人物完全不一样,表现形式也各有特点,主题、广度深度,都有完全不同的拓展空间,其实各有各的优势,不太适合放在一起对比。”被问到此前商战剧似乎难免打着商战的旗号谈恋爱的问题,他则回应称:“我不认为渲染情感有问题,每个创业者、合伙人都是活生生的人,都会有感情生活,也要面临平衡家庭和事业的挑战,因为生活是真实的,在剧中只要把握好度,首先提供一个足够吸引人的故事,适当增加情感故事未尝不可。”
TAG: